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一个奢华的旧宅

雪哈瓦第地区被遗忘在拉贾斯坦的塔尔沙漠贫瘠的土地上,曾一度是印度亿万富翁们毫不掩饰的财富的聚集地。如今,很多亿万富翁们的豪华哈维利宫殿(大厦)正摇摇欲坠—褪色的壁画标志着该地区仅存的遗迹消失了的荣耀。(摄影师:Neelima Vallangi)

大雨让尘土飞扬的城镇变得五彩缤纷 

绘画作品几乎覆盖了哈维利宫殿的每一英寸土地,雪哈瓦第的城镇和村庄在这个单一的区域集中了世界最大密度的华丽壁画。为了保护这些曾经的大庄园不再进一步崩溃,雪哈瓦第的两个地区已经禁止将这些哈维利宫殿出售给任何可能破坏它们这些遗产的外貌的人。他们的目标是将雪哈瓦第作为一个旅游目的地保护起来并促进其发展。(摄影师: Neelima Vallangi)

商业成功的崛起

雪哈瓦第由同名的拉其普特人酋长 Rao Shekha在15世纪末建造,并在19世纪末20世纪初获得了繁荣发展。该地区减少了税收,从斋浦尔和比卡内尔附近的商业中心吸引商人和转移商队贸易。属于马拉尼和商人社区—印度一个著名的民族贸易集团—的商人从周边城镇搬入了雪哈瓦第,并且通过繁荣的鸦片,棉花和香料贸易积累了巨大的财富。适量的商人住宅开始让位于19世纪末的大豪宅。 (摄影师: Neelima Vallangi)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财富在何处与艺术表达融合

在19世纪20年代,贸易将路线从商队转到海上和铁路时,拉贾斯坦的贸易中心正在稳步下降。然而,雪哈瓦第有进取心的商人跟随着金钱的来源搬到了印度海岸孟买和加尔各答新兴的港口城市,将大量资金送回他们在雪哈瓦第的家,由此预示着独特的,画满壁画的哈维利宫殿作为财富的奢华展示的一个时代。(摄影师: Neelima Vallangi)

许多庭院和精致的设计

大部分哈维利宫殿是以一个相似的建筑风格建造的 – 通常两层楼的建筑会在矩形块布置两到四个开放的庭院。每个庭院和相应的房间都指定了具体的用途。进入房间后的第一个庭院是为男人们和他们的生意往来准备的,第二个是女人们的,其他两个用来烹饪和安置动物牲畜的棚厩。但是商人们绞尽脑汁想要给他们的豪宅一个独特的外观,于是有了华丽的木雕大门,浮夸的镜子作品和典型的区分:以招摇夸张的绘画描述的日常生活和神话故事。 (摄影师: Neelima Vallangi)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壁画装饰每一面墙
受琥珀堡由斋浦尔的拉其普特国王引入的17世纪赭石壁画的启发,商人委托制作了错综复杂的画作挂在豪宅的每一寸墙上 – 包括外观,内饰,天花板甚至是拱门和屋檐下的空间。场景由古印度史诗《摩诃婆罗多》和《罗摩衍那》而来 – 伴有大量的装饰花卉设计和图案 – 是出现在19世纪绝大部分壁画上的最常见的主题。 (摄影师: Neelima Vallangi)

色彩缤纷 
画家们是第一次收到斋浦尔的委托。但在注意到人们对壁画的兴趣上升了以后,雪哈瓦第波特社区的成员开始学习工艺,并将独特的风格扩散至不同的村庄。然而,艺术家是否对设计具有充分的统治权或者他们是否在选择模式和神话场景上收到了具体指示并不完全清楚。

在19世纪中叶之前,由矿物质和蔬菜制成的传统颜料在调色板中占主导地位,有鲜艳的红色,栗色,靛蓝,天青石色和铜蓝色,以及据说由牛尿制成的明黄色。从19世纪60年代开始,相比更廉价并且提供了更多颜色的合成色素开始使用。 (摄影师: Neelima Vallangi)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神话和现代的混合
到了20世纪早期,壁画开始描绘关于欧洲影响和现代进步的内容 – 那些关于经常旅行的商人在大城市所见的记忆。在某些罕见的情况下,画家们被派去观察并重现那些场景。在传统图案中,壁画的内容包括了伊丽莎白女王,耶稣,小天使,蒸汽机和老式留声机 ,以及混合了神话和现代发明的怪诞创作,比如说印度教的神坐在了配司机的车里(如图)。 (摄影师: Neelima Vallangi)

因更好的东西而被遗弃
雪哈瓦第的哈维利宫殿和壁画一直繁荣发展直到20世纪早期;在那之后,富裕的商人为了追求在像孟买和加尔各答甚至是国外的繁华大都市里的更好的机会而离开了沙漠荒原。在商业贸易转移到其他地方之后,雪哈瓦第干旱的土地上就几乎没有任何发展了,那些哈维利宫殿也因更好的东西而被遗弃了。

一些如今在印度和全球商业现场如雷贯耳的名字 – 包括钢铁大王 Laxmi Mittal,Aditya Birla集团的Kumar Birla,制药大亨 Ajay Piramal和尼泊尔唯一的亿万富翁Binod K Chaudhary – 都是在雪哈瓦第的村庄里发迹的。事实上,据《福布斯》统计,几乎25%的印度百大富豪来自雪哈瓦第。 (摄影师: Neelima Vallangi)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巨额的保养花费
到了20世纪50年代,养育了这些亿万富翁的繁荣城镇逐渐陷入了绝望中。 出售或者翻修这些农村家庭平方 – 其中一些可以同时容纳50个家庭 – 是一项艰巨的活。它们的保养成本很高,而且许多由多个继承人共享的所有权被卷入了法律纠纷。但是在哈维利宫殿成为了私人财产之后,政府就无法有效地保护它们了。 (摄影师: Neelima Vallangi)

雪哈瓦第豪宅的新生活
幸运的是,不是每个人都失去了这些哈维利宫殿的美和文化意义。在1999年,法国艺术家Nadine Le Prince 买下了1802年建造的Nand Lal Devra 宫殿 (现在被称为 Nadine Le Prince Cultural Centre) ,而且煞费苦心恢复了它往日在法塔赫布尔镇上的荣耀。在邻近的城镇  Dunlod 和 Nawalgarh 里, Seth Arjun Das Goenka Haveli(宫殿)和 Shri Jairam Dasji Morarka的 家庭豪宅 也被修缮恢复了,并且成为了公共收藏博物馆。其他一些由哈维利宫殿变成的博物馆都分散在雪哈瓦第的腹地,像 Malji ka Kamra, Koolwal KothiCastle Mandawa 这样的就变成了可继承的酒店。

虽然一些哈维利宫殿可能崩溃和瓦解,但是它们的荣耀由其他哈维利宫殿延续着。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