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你如何告诉一个病人他们的麻痹、失明或癫痫发作 都只是心理问题”? 正如奥沙利文苏珊娜博士对英国未来广播公司所解释的那样,我们的思想和感觉可以以一种神秘的方式移动身体,这和任何身体疾病一样可怕.

不久后,奥沙利文苏珊娜在都柏林离开了医学院, 她遇到了一个叫伊冯的病人, 这个病人奇怪的疾病似乎与她先前的研究鲜有联系.

伊冯说, 当她正在超市堆放冰箱时,一个同事不小心在她的脸上喷洒了细雾的窗户清洁剂,她试图清洗她的眼睛, 下班后早早上床睡觉, 希望第二天不会感觉那么疼 . 但当她醒来时, 她的视力更差了 –当她努力地想要认清时钟上的时间时发现一切都是如此模糊 .24小时之后, 她不能分辨白天和黑夜了.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奥沙利文的同事们认为伊冯是装病,也许为了提出某种诉讼。“我们是不会给那种表演颁奥斯卡奖的。”一个人咕哝着。

经过6个月后的检查,医生并没有发现伊冯的眼睛有任何问题。她最终进入了奥沙利文工作的神经科室。经过观察,伊冯的眼睛会在她的丈夫和医生之间闪烁,当会诊医生将检眼镜慢慢靠近她的眼睛时,她眨了眨眼睛。这明确表示她的眼睛可以感应到周围的环境,然而她继续声称她被笼罩在一片坚不可摧的黑暗之中。

奥沙利文的同事们认为伊冯是装病,也许为了提出某种诉讼。“我们是不会给那种表演颁奥斯卡奖的。”在他们离开病房后,有一个人咕哝着。奥沙利文本身却持怀疑态度。“我对伊冯有好感,并且为她感到难过。然而我不相信她真的瞎了。”她在自己的新书《这一切都在你的脑海中》中写道。这本书最近入围了英国图书奖。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现在她更好地了解了。在皇家伦敦医院,她已成为“心理作用”的疾病专家。她治疗那些下半身瘫痪的病人,还有那些患有严重手抽搐以至于手已经缩成了爪状的病人;有一个女人在没有医用导管的帮助下甚至不能排泄。然而,当医生们检查的时候,他们却找不到任何生理原因——这说明问题在于大脑,而不是身体。

从这个角度来说,伊冯没有意识到她看到的东西是完全有可能的——在她有这个意识之前,不知怎么的,她头脑潜意识中在丢弃信息。

我急切地想要知道更多,于是和奥沙利文聊了一下她的职业,还有她最近详细介绍这些显著的案例研究的书籍。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患者往往难以理解,他们真实的身体症状可能起源于大脑

(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尽管奥沙利文在她的职业生涯初始阶段便接触过像伊冯这样的病人,当她开始专攻癫痫的时候,她的兴趣才真正得到激发。那些遭受衰弱发作,在地板上扭动身体,挥舞四肢,绝望的患者经常来拜访她,然而当他们进入医院做神经系统检查时,并没有反映出任何带有癫痫症状的大脑活动。他们属于”心因性”癫痫发作。“很明显,现在没有人谈论这些一贯很普遍的问题,然而它在医学期刊或医学会议上却没有受到任何关注。”她说道,“这是一个非常不受重视的区域。”

这种沉默带来耻辱,它意味着大部分患者在听到诊断时会有被羞辱的感觉。“他们的第一反应是‘你认为我故意这样做’或者‘你觉得这不是真的’亦或是‘我可以通过意念停止它’。”奥沙利文说道,这种看法表明他们在一定程度上是有意而为之的。”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如果你发现他们的症状令人难以置信,想想你的情绪用来驱使你身体的诸多深刻的方式吧。奥沙利文指出,每当我们哭泣,大笑或气得发抖的时候,如果我们感觉特别糟糕,以致于难以下床,或者在听到朋友食物中毒后自己也反胃恶心,这说明我们正在经历最直接的心理作用现象。事实上,多达30%的人都因出现无法用物理原因解释的持久症状而去看家庭医生(50%的女性因此去看妇科医生)。这表明这些症状可能源于心理作用。不同的是,对于我们大部分人而言,这些感觉会消失,我们可以回归于正常生活,然而对奥沙利文的患者来说,他们的症状是夸张且慢性的,可持续几个月,几年,甚至一生。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他们真的是残障人士。相比于大部分患有身体疾病的病人,他们的缺陷更严重。”

她强调,心理作用这一源头会使得失明,疲劳,癫痫或瘫痪更加衰弱。“他们真的是残障人士。相比于大部分患有身体疾病的病人,他们的缺陷更严重。”

在心理帮助下,伊冯最终复明了(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例如Camilla,她是伦敦的一名律师,曾被诊断为癫痫。而奥沙利文已经证明她的症状为”心因性”癫痫。她描述了当她发现自己得了癫痫时的羞辱感以及人们是怎样帮助她,通过坐在她身上阻止她的四肢乱动,把手指伸进她的喉咙以阻止她窒息。一个人在偷他的手机之前,还跪在她旁边问她身体感觉怎样。“但是你知道一直以来发生在我身上的是什么吗?人们用手机拍我,嘲笑着走开。”她对奥沙利文说道。你对这些病人了解的越多,你就越难相信会有人愿意故意将自己暴露在这份屈辱之中。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然而,奥沙利文也遇到过一些冒牌货,比如Judith。她称在几年前自己因白血病化疗产生的副作用而患有癫痫。为了了解事情的始末,奥沙利文把她叫至医院病房,在此装有一个摄像机,可以将癫痫发作时的情况拍摄下来。果然,在晚上9点15时,一名护士发现Judith毫无意识地躺在地上,跌倒在如此坚硬的地面上,她的手肯定骨折了。然而,当奥沙利文回放录像时,她发现这里根本没有任何癫痫的迹象。在缓缓倒在地上之前,Judith仅仅举起手,撞击了墙壁四次,打碎了一个盘子以吸引护士的注意力。的确,看着这份医疗记录,可以清楚地看出Judith也从未得过白血病。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什么样的精神折磨会让人们去发明一种疾病?

尽管那些带有“人造”疾病的人们可能会给像卡米拉或伊冯这样的患者带来羞辱,奥沙利文还是对这些人抱有同情。毕竟,到底是什么样的精神折磨才会让人做出如此行为?就算朱迪思没有患白血病,她也很有可能在别人身上看见过——一种她认为很难用其他方式处理的经历?“人造疾病是我所知道的最严重的疾病之一。”奥沙利文说道。

我们很容易低估大脑对身体的力量(图片来源:Getty Images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目前,对治疗身心疾病最好方法的研究十分罕见,然而奥沙利文试图让她的病人咨询精神科医生,或者认知行为治疗师(CBT)这类专家,他们或许可以解开导致导致疾病的痛苦和创伤。

这儿也有一些真实的成功案例。并不是所有的身心疾病都起源于一场特殊的事件,然而卡米拉在恢复过程中意识到,她的癫痫发作可能与自己年幼的儿子的死亡有关。同时,伊冯似乎一直在努力应付工作压力,孩子和专横的丈夫,当她学会了如何应对那些烦心事时,她的视力慢慢地得到了恢复。

第 9 段(可获 2 积分)

瘫痪或肌肉痉挛的患者对理疗也可以有很好的效果。“他们需要重新学习如何使用自己的双腿。”奥沙利文说道。这往往是一场艰苦的斗争。尤其对于癫痫患者来说,复发是很常见的。“我们必须持续提供支持,使他们安心。”

奥沙利文最大的关注点之一是误诊率——医生们不但忽略这些疾病的心理根源,反倒给病人开药,甚至让他们接受有害的手术。她说,这可能是由于医生们的恐惧,在某种程度上,放过一个疾病的物理病因要比放过它的心理病因看上去后果更为严重——尽管它们带来的伤害同样巨大。

第 10 段(可获 2 积分)

那些得知自己患有癫痫的病人们在接受至少几年的有害的药物治疗后,才肯承认这套治疗毫无效果。"在这段时间内,病人所处的状态已然成为了他们生命中的一部分——他们告诉了自己的朋友,亲人和单位领导,这使得他们更难接受新的诊断。“”通过你的意念和医生的看法,你开始执着于这份病情。“奥沙利文说道,”你正在接受你并不需要的治疗,因为你并没有得这种病,并且你还被剥夺了接受你所需要治疗的权力——你没有向认知行为治疗师,理疗师或精神科医生的寻求治疗。“

第 11 段(可获 2 积分)

也许是因为在职业生涯之初遇见了伊冯这类病人,奥沙利文受到鼓舞,她希望在医生接受培训的最初阶段便提高自己对身心疾病的认识。“我感觉从上医学院开始,就应该提高这份认识。”她说道,“我几经千万次遇到过这类病人,然而我却不记得自己受过应该如何帮助他们的教育。”

暂时她希望自己的书至少可以点燃这场对话。迄今为止,她已经发现有一小批患者对诊断的可接受度越来越高,并且对依附于这份病情的耻辱的害怕程度也有所降低。“我祈祷这将成为一个话题,并且人们对此的羞耻感能有所减少。”

第 12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