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如果你看见一个像约翰·韦恩一样昂首阔步地走进一个酒吧的男子,你可能会认为他是个自信、坚韧的家伙。或者你还会对他有非分之想。也许,你可能不由自主地根据他的步态得出他个性如何的推论。

心理学家已经研究这些设想长达三分之一个世纪,并且他们的研究结果表明我们中的大部分人根据他人的步伐推测出的性格都很相像。在看到一个牛仔式的男子步入酒吧,我和你都很有可能会对他所拥有的性格特征作出一致的判断。

但是这些假设都是确切的吗?从一个人的步子里还能读出别的个性特征吗?令人毛骨悚然的是,回答这个问题的最合适的人选也许是精神病患者。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我们能从某人的步态中读出什么?最好去问一个精神病患者"

让我们先来看看这些对于步态和个性的研究。最早的研究报告之一是发布于1935年的德国裔心理学家沃尔沃夫 沃纳。他拍摄了五个男人和三个女人,在他们不知觉的情况下,当他们穿着工作服参加一个套圈任务时(为了防止其他个性特征的暴露)

约翰·韦恩式的昂首阔步让人们构想出特定的一种个性。(版权: 盖蒂 图片社)

接着,参与者们回看这段已经被切掉了他们的头部的录像,然后他们纯粹基于他们的步态来对每个人的个性特征进行解读。

研究还描绘出一些奇特的细节——例如,录像带的声音需要被伪装成一个节拍器。更重要的是,沃尔夫发现他的参与者们已经在他们步态的基础上形成了对各自的印象,并且他们经常会在对于某人个性的判断上达成很多共识。比如,从有一些被参与者对“主题45”单独给出的描述来看: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自命不凡,它本身没有任何基础。”

“有些人想不费吹灰之力就获得关注。”

“有意识或无意识的自负,都是渴望着被赞扬。”

“内心感到不安,才会尝试在别人面前表现出安全的样子。”

“迟钝,有点卑微,不安全。”

似乎令人惊讶的是,参与者在这个主题或其他主题中形成了这样的类似的印象。当然,有这样一个小样本和可能性,除了步态,参与者也会拾取其他线索,这有一些关于这个早期的研究的问题(参与者也知道对方,尽管他们很难意识到认识在视频里谁是谁)。

在20世纪80年代末发现,美国心理学家在20世纪80年代末发现有两种广泛的步行方式(来源:iStock)

现代的实验更为复杂,尤其是因为数字技术,它可以把一个人的步行转换成一个显示在黑色背景下的简单的光点,用白色的点显示他们每个关键关节的运动。除了显示他们的步态运动外,还有其他的线索。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摇摆或摆动

使用这种方法,在20世纪80年代末美国心理学家发现有两种广泛的步行方式,这可能是一个更年轻或更老的行走方式。前者涉及一个更欢快的节奏,更多的臀部的摆动,大臂摆动和更频繁的脚步,然而后者更僵硬更慢并且更向前倾。最重要的是,步法不一定对应于步行者的实际年龄,你可能是有着老的步态的年轻人,反之亦然。此外,观察家们认为,步行风格更年轻的人更快乐,更强大。即使他们的实际年龄是通过看他们的脸和身体,这种情况依然适用。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有两种广泛的步行方式:年轻的,或更老态的行走风格。”

这样的研究再次显示了人们如何轻而易举并且连贯的地通过看别人走路的方式就能作出推论,但研究并没有解决这些假设是否准确的问题。对于这一点,我们必须转而看向一个英国和瑞士发表于几年前的研究,它比较了人们对他们自己个性的评价,与其他人基于他们走路方式的亮点而作出的的假设。

他们的研究结果再次显示有两个主要的行走方式,虽然这项研究描述略有不同:第一个是说是一个广阔的、懒散的方式,这种被观察家认为是冒险精神、外向性、可靠、温和的标志,;另一个是缓慢的,轻松的风格,观察家解释其为情绪稳定的标志。但最重要的是,观察者的判断是错误的——这两种不同的步行风格实际上与这些特质没有相互关系,至少不是基于对步行者他们自己的个性评价。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错误的印象

从这项研究得来的所有的信息是,我们对待一个人的步态,就像我们对待他们的脸,衣服或口音一样——作为判断他们是什么样的人的信息来源。只是尽管证据表明我们我们根据脸孔评估的结果非常好,但若基于步伐,我们往往还是可能会做出错误评估。

若基于步伐,我们倾向于做出错误评估(来源:iStock

至少,我们大多数人都会作出这种判断。但有一个更危险的方式,就是我们基于我们的行走方式而做了更准确的判断——但这不得不与我们的弱点相关。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我们对待一个人的步态很像我们对待他们的脸一样。”

一些最早的研究结果表明,步幅较短,手臂摆动较小还有步行较慢的男性和女性往往被视为更脆弱的人(注意这与在个性研究中发现的较老的步行方式的相似性)。一个令人不安的发表于2006年的日本研究,添加了这个问题,通过询问男性他们有多少可能性会和那些被描绘成光点显示的女性聊天或不恰当的触摸她们。纯粹基于妇女的步态,男性倾向于说,他们更有可能对那些性格较脆弱的女性做出不当之举,如性格比较内向、情绪不稳定的女性。

更令人担忧的是,有研究表明,监禁精神变态指数较高的囚犯能特别准确地检测哪些人先前被攻击,只要看他们在大厅里走路的视频剪辑就好。似乎一些囚犯都充分意识到了这一能力:较高的精神变态指数表明,当他们需要做出判断时,他们更多地注意到人们的步态。这符合传闻证据。例如,报道上连环杀手邦迪据说,他可以“从她走在街上的步行方式中得知受害者”。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一些研究显示,你可以学着以一种传递不会被轻易伤害信息的方式行走。”

这整个研究领域提出了一个问题,你是否可以适应你的步行风格,来改变你给别人的印象。一些研究显示,你可以学着以一种传递不会被轻易伤害信息的方式行走——用更长的步幅走得更快,还有大胆的手臂动作——当在不怎么安全的环境下时,女性本能地采用这种风格的元素。但研究与豁达、缓慢或轻松的步行方式相关的个性形象的心理学家说,这些特殊的步态是否可以被教,这一点儿也不清楚。

因此,有可能过分尝试给人留下印象是不明智的。否则可能会给人留下虚张声势–或者大摇大摆的牛仔的失败的尝试的印象。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

喵喵
"There are broadly two kinds of walk: youthful, or older style of movement." 这句话这么翻可能会会好点 “有两种广泛的步行方式:年轻的,或更老态的行走风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