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参与翻译: 雨天 (16), JulyQ759 (7), 蔓越梅 (1)

在我和我的男友道格熟睡的时候,沙利旭海犹如一只湿漉漉的肺一般,在我们的阳台外呼吸着。它整夜整夜地吸气、呼气,用力把海藻吸入它咸咸的气管,把浮游甲壳动物吐到加利亚诺岛的海岸上。在云朵般柔软的鸭绒被下,我翻身向我这一侧,脑海中浮现着那些小生物在我的肺泡中急速地活动。

金黄色葡萄球菌。铜绿假单胞菌。这样的名字大概是很动人的,就宛如莎士比亚《仲夏夜之梦》中的仙女一样。

但这些并不是林中仙女,在我的细支气管末梢飞来飞去,从一个飞到另一个;这些是超级细菌,在我呼吸之处安家:我患有名为囊性纤维化的肺病。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把遗传疾病看作是口头叙述吧:它是离奇的传说,我们的祖先一代一代耳语相传;把基因突变看作是整页长的发音错误吧,它在你体内的每一个细胞间呢喃。因此,你身体的这一本书籍永远不会言之有理——全都是因为其间有一两个混乱的文章段落。

接下来,是我的故事。

曾经有一个小女孩,她体内的细胞不知道应该如何来处理体内的盐分。因为7号染色体上两个囊性纤维化的跨膜电导调节器基因突变,她的身体不能够适当地调节吸收氯化钠。绝大多数人体内的粘膜是很健康的,并且能够如咸咸的河水一般冲洗掉污染物;然而她体内的粘膜却总是因为细菌和粘稠的粘液而失去功效。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然而,她依旧是幸运的。在她的两个突变的基因中,一个比较性质恶劣,而另一个则没有那么糟,这也是她在童年时期、青少年时期、二十几岁时甚至在三十几岁的前几年都依旧很健康。但是,在她三十六岁生日那一天,就像一个仁慈的咒语被打破了,她开始频繁地患上肺部感染。现在她已经四十一岁了,需要大量摄入抗生素,也需要类固醇来维持呼吸。

没有患上囊性纤维化疾病的人在流汗时,汗水中的氯化钠会被自然地重新吸收;但对于小女孩来讲,含有氯化钠的汗水就会像海盐一样结晶。因此,舔过她皮肤的人都会说,她尝起来像海洋。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人体约有60%是水;也许这就是我此刻和道格站在加利亚诺的蒙泰格省省立海洋公园湿漉漉的云下面,感到心旷神怡的原因。正值日落:天空是紫色的;海是紫色的——甚至连我们靴子下蛤蜊漆光般的空壳也由内向外变换着薰衣草、紫水晶般的不同颜色。这所有的景色就像是风用一支巨大的画笔画就的,不同的色彩有着不同程度的饱和度。

道格的手是温暖的;在我们一路嘎吱嘎吱地踩过几十年来呗抛下的贝壳时,他一直坚定地牵着我。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 太多钙了,” 我兀自思考,希望将钙吸收能够像脱掉我的靴子、大衣、牛仔裤一样容易,像光着身子在贝冢间打滚一样简单。和其他患有囊性纤维变性的人不同,我的胰腺很健康,但是我依旧不容易吸收维他命和矿物质,包括钙。我上一次的骨骼扫描显示我患有骨质疏松,或者说是早期的骨质疏松症。

“空气真好。” 道格说到,深吸了一口气。

我完全赞同,自己也来了一次深呼吸。

这真的很难以置信:就在一个月前,我还在睡梦中被痰呛住,而他总会翻身到我这一边来轻拍我的背,从不抱怨。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这种蜜糖般的爱恋通常在好莱坞电影银幕上的迷人恋人间上演,这也是道格常常为我做的:拱起手在我的胸腔附近上下轻拍来疏通我被堵住的胸部,并说道:“你看起来像一个悲情的电影主角。” 这时的我通常都在服用抗生素吸入器中的药物,要么就是在向房间内吐出粉状药物的喷烟。

上个月,也就是一月的时候,我在医院中接受两周长的定量静脉注射治疗;现在是二月了,我们在加利亚诺闲逛。我一点也不认为拥有这些时光是理所当然的;我认真地将我脑海中的每一个角落都填满,就像从童话书中偷出来的几页书一样,我要将它们日后珍藏。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我的脑海中闪现过冷杉和雪松的剪影:他们如洗瓶刷一般擦拭天际;风中咸涩的盐粒亲吻我的眼睑;空气中是牛海藻的味道,地上是贝壳,和我们正在缓步的湿土,遗憾的是,我们回到车上了。暮色四合。

对这件事我的书中不会出现幸福的情节——别人的也不会。只有这一刻:当我们摇下车窗,紫叶般的海洋正在不住地呼吸,吹起我们的肺的船帆使我们陶醉。只有现在,此刻,我们才会在这里任由海风一遍又一遍吹拂直到夜幕降临。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我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我不喜欢任何人在我的身体内放置静脉管。静脉管是一根又长又细的管子,它会在手肘部位刺入,螺旋向上穿过一根粗血管直至心脏的右上方。当药片或药剂对于囊性纤维变性患者们不起作用时,医生就会用这种方法将抗生素注入他们的体内。

虽然我还没有更严重的囊性纤维病症状,但比我病症严重的患者已经终生都离不开经常插入体内的静脉管了,有的甚至还只是蹒跚学步的孩子;有人已经做了自己的第二次双肺移植手术。这些,才是囊性纤维病的真正战士,在前线与疾病斗争;而我只会蜷缩在小帐篷里,抱怨着地面为什么这么硬。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当我想到自己终有一天会插上PICC管时,我突然很想跑步。我知道那很不合理,但我就想穿着运动鞋在光滑的地上快跑摩擦,像卡通中的魔鬼袋獾那样,直到我的视线模糊,觉得自己双腿重影,在树梢上气喘吁吁(这里是套用了动画片袋獾跑步的情景)。甚至,我想带着枪上车,一直狂飙,直到从绑在我身上的定时炸弹(这里指“我”的疾病)中解脱。但事实上囊性纤维化这种病是不可控制,无法逃脱的。无论如何,我都住在温哥华岛,周围四处皆海;无论我开车到哪里,最后总逃不出盐水(这里一语双关,既指海水,又指注射的针水)。

我非常庆幸自己的CF(一种染色体遗传性疾病)病状还算缓和,但如果我说自己一点都不为自己的未来而担忧,不为如今的肺脏为悲伤,那一定在自欺欺人了,毕竟曾经我有一个健康的肺和身体。这些情绪时而困扰着我,它们徘徊,散尽又聚。它们可不像医院塑料杯中的水那样可以测量出来。他们是海洋本身,无穷无尽,不可预测,总带着神秘的引力。

第 9 段(可获 2 积分)

生活就像海洋,你不知道它何去何从,如同流水一样,你不知它最终汇入哪里,但是对生活的感恩和热情一直都是我航行的船筏和动力。有时,它一帆风顺,有时却遭遇风浪,需我紧紧抓着船的两边,以致不翻。

*

在蒙塔古港附近道路上,道格和我发现了以前在一本杂志上看过的餐厅:一串串白灯,一个个灯笼环绕着小木屋。缕缕炊烟从烟囱升起,轻柔的音乐从后门中溜出,那悦耳的音符悄悄爬到了树上,看着底下的人们。

在里面,我们享受了Galiano岛的盛宴:一盘自制的酵母,美味多汁,淋上了海草黄油和从当地的李子提取的蛋挞果汁,还海藻黄油和蛋挞汁从当地李子,还用五香橄榄草药和松树作为点缀,配上脆皮鸭以及冬酵南瓜。等一下,发酵?(又一次引起我思索)

第 10 段(可获 2 积分)

对我来说,任何事情可能都是一个地雷。我多很多事物都过敏,包括房屋灰尘,不同药物,植物,动物,食品中亚硫酸盐。也许我对瓜类的菜肴太神经质了,但它确实发生了:看似无害的却反噬了我。最近的一个事情就是锻炼伤害了我,令人震惊。

去年,我患了一种怪病——由运动诱发的过敏反应。在瑜伽课上,如果我练orvinyasa(瑜伽的一种)太卖力太快的话,我脖子就会起大片红疹,发痒,还要持续数小时。我知道,这是过敏症状的初期,在这之后,还会持续数月。

第 11 段(可获 2 积分)

但是锻炼对我的肺很重要,所以我要继续做——虽然不能太用力。因此,我正在学一种全新而且很微妙的舞蹈:能推动自己却又不难。有刺激却不会很危险。总之就是要保持警惕,却又要学会前进。

今晚,在这个舒适的餐厅,我不禁身心放松。我试了一口发酵的南瓜那道菜。它是美味的,让我如释负重,并没有像吃含亚硫酸盐的食物那样令我喉咙像卡住那样紧缩。

道格和我像穿着华贵衣服的贪婪野兽继续大口大口吃着我们的鸡肉和炖蔬菜。在享受完 奶油甜点后,我们向车走去,那悠扬的音乐声伴随我们远去。

第 12 段(可获 2 积分)

我体会到了胜利的滋味,所以我在砾石停车场中即兴地抓住他,大力地拥抱和摇晃他,十分喜悦。我们跳舞庆祝着——我的爱人、我、星辰、树木随我们一起摇摆,寥廓的黑幕渐渐吞噬着我。

*

有时当我不再冒险并感到很健康安全时,而体内却有一场无硝烟的战争要去拼:体内的病菌正试图征服我。在睡前的那一刻我经常会想起这件事。我深呼吸了一口:那胸腔底部发出的隆隆声有点像暴风雨前的滚滚闷雷声。

葡萄球菌和假单胞菌在我体内已经开始蔓延了,它们正往体内的更深处支流肺动脉和肺静脉进军,建立它们的小营地。即使是这种类型的葡萄球菌,  它也支起了帐篷向我肺进军,打算长期驻扎,大口大口地吸食我体内红细胞中的铁物质。

第 13 段(可获 2 积分)

当这些入侵者越来越强大时,我的肺终于开始反击了,产生了大量的白细胞粘液以吞噬侵略者。唯一的问题是:它们也反噬我,和我体内的细胞互相厮杀着。所以我的医生给我注射了抗生素小部队,真正的斗争才真的要开始了。

去年,我爆发了三次肺部感染,持续痛苦了大约两个月。所以,四到六个月这两月以来我一直服用着抗生素。每次爆发,就像火灾一般,火势迅猛,我都需用药缓解,扑灭那场大火。

我在想,会不会有一天我的药不管用了?病菌比我的药机智了?如果是的话,会是哪天呢?几个月后?几年?未知和迷茫让我的内心极为地不平静。

第 14 段(可获 2 积分)

但是科学家们已经研发出了一种新的药丸,可以全方位应对入侵者。而不是只对抗细菌的阵营,因为这些药物巩固我体内的免疫系统,增强体内黏膜的防御性,这样病菌入侵者就不能一次性地占领成形了。那这种神奇的药物多少钱呢?十分昂贵,一年300000美元。

对于一种药效到底可以持续多久还是未知的药物,这成本似乎极为庞大。即使有药物的司提供经济支持,我还是会觉得我像是又在进行另一场战争——大型医药公司正拳脚相交地展开救命药丸的生产销售权,争夺价格的制高点。

第 15 段(可获 2 积分)

但这才是我的战争策略:如果我的肺功能下降了,我开始要静脉输液了,PICC管将要插入我体内,那我一定举白旗投降。我一定会尝试那种新型的药,尽管有很多未知,也很贵。我知道这样做等于在和自己做交易。这就是我的投降计划。

*

当我和道格沿着蜿蜒的公路返回加利亚诺酒店时,车窗外一片漆黑,这是我见过的最黑的夜晚。这里没有路灯,只有一轮孤月当空,就像是被一个粗心的孩子不小心遗漏在天空的空蚌壳。

在车灯的映照下,我们看到了一只小鹿,它停住了咀嚼,双眼满是警觉。我的内心瞬间受到了触动,它似乎曾经在我的脑海中出现过,构成肌肉,肌腱以及本能的那些元素在那一刻纷纷螺旋结合,我似乎再次感受到生命的律动。我似乎就像此时的小鹿那样,有警惕,也有偏执——如果道格在摸了一个较脏的门把手后抚摸我的脸,我总会拿出湿巾擦擦,以防细菌感染。我担心终有一天他会因为这些而对我失去耐心。

第 16 段(可获 2 积分)

salty water 2

当然还有其它的焦虑:如果我的疾病恶化,道格会不会不再照顾我了,留下我一人独自面对?又或是道格一直陪伴着我,照顾着我,但这样我们的爱反而成为一种枷锁,束缚住了他?

前天,他握住我的手,温柔地安慰道,“亲爱的,别想那么多,我愿意那样,不管命运会带我们去哪,"“只要我们在一起就可以了,这不也是我们两人所希望的吗”

我很想知道那刻他是否会想到十年前的那个我——我们刚成为朋友时,我是那么地自信和健壮。至今,我和他已经约会有一年了,但幸运的是,我的CF症状还没对他产生很大的困扰。

当我们到达加利亚诺酒店,我们赶紧爬上国王似的豪华大床,钻入软软的温暖的毛毯。浴室的水龙头和夹具由黄铜所制,整个房间可以说的上奢华,但外界却是荒野之岛,野生动物横行乱窜。

第 17 段(可获 2 积分)

昨夜,呼啸的大风愤怒地敲击着玻璃窗,似乎想撞破,挤进来。但今却晚风习习,轻柔的风声与海浪声相和着,俨然成了一曲和谐优雅的摇篮曲。在如此惬意的夜晚,我陷入了沉思:所以,为什么,那时的自己完全不去挑战甚至拥抱那些令自己害怕的事呢?

似乎,总有一些看不太清的小动物用它们的背和尾巴在我心中挠啊、爬啊;那些被它们啃噬的事情烦扰着我;我为自己是否能再次康复而焦虑着、遗憾着以及怀疑着。生存的焦虑犹如一只海豹一下浮出脑海,一下又潜入深处。我是那么地不安,忐忑。

风再次刮起,像舌头那样舔食着我的门。我依偎着道格,他的臂膀像温暖安定的海港,让我停靠下来。

第 18 段(可获 2 积分)

当我思绪飘飞时:我又在想我到底如何去克服那些令我恐惧的事呢?我该怎样去面对内心中那些阴影,那些被我视如野兽但却可以教会我很多的东西?如果插上PICC管的那一天真的到来了,我又该怎么办,它会成为我的幸运吗?帮我继续走下去?我的病真的只是我漫长人生的一个小磨难,只是一段复杂坎坷的故事?现在,我真的能和他说的那样,一直陪他一起走下去吗?

当黎明来临时,金色的光好柔和,澄静。

*

卧病久居家中,不过好在我是一名作家,我的办公室只需一部电脑。然而,慢性疾病让我时有寂寞。我把自己比喻成掉进兔子洞而进入仙境的爱丽丝。但实际上,寂静的房间满是书籍、Netflix的剧集、卡通以及外卖的纸盒。

第 19 段(可获 2 积分)

我觉得自己有点像梦游仙境的爱丽丝,又重新回到这个美好的世界。(因为病有所好转,所以更加享受和珍惜生活)现在,漫步在街道上,我的感官异常敏锐。花朵是那么地亮丽,熙熙攘攘、车来车往。气味是那么强烈,不管好与坏。咬一口热乎乎,新鲜的糕点,是那么地甜。有时,就像和好友到林间漫步这样简单的事情,也能让我热泪盈眶,感觉生活是那么美妙。这可能是囊性纤维化(是一种难治的遗传性疾病)的原因——让我看到日常简单的生活一样很美,很圣洁。

*当我和道格正乘坐渡轮从加利亚诺到温哥华岛返航时,我突然意识到——航行是人生旅途中我最爱的一部分。因为这是种自由,你可以自由地在出发点和想去的目的地间穿梭和沉浮。

第 20 段(可获 2 积分)

我喜欢搭渡轮。海浪里的海狮Bob海肚皮朝上,像块棕色木头。(@雨天:这比喻好是神奇!)在我拍照前,海獭在水下(接近水面的地方)还用它们的鼻子深嗅了嗅呢。海鸥和鸬鹚掠过海洋,一股隐形的流体传来。(估计是它们的速度太快了,展翅成风)

在海湾的海岸边排列着许多的房屋——这些小屋子都有着通往大海的阶梯。从渡轮上看,这些排成一列,自带用鸡骨制成的楼梯的房屋竟有点像细细的牙签;如果愿意的话,似乎大海可以在瞬间吞噬掉它。

salty water 3

此刻我在思考还的力量究竟有多强大。几千年前,是她塑造了整个大陆,给岩石留下了那么多的伤痕和褶皱——海浪侵蚀所留下来的种种痕迹,如凹槽、线条、化石等。深处海洋之底的地壳也是如此地令人震撼,如此强大。当一个月前的那次小型地震摇晃了还在床上的我们,我感觉到似乎有两块巨大的岩板在水下,在大陆下,在我的公寓下缓缓移动,道格紧紧地搂着我。我知道最大的那块岩石和最烈的地震终有一天会到来,但我们还将会继续存活下去,换一个地方,换一种方式活下去。

第 21 段(可获 2 积分)

道格和我也之间也存在着“小地震”(争吵),在这段新的恋情中,我们努力正努力地建设和维持。我们也会有冲突,起矛盾,但最后总会和平解决。我们建立新的基础,我们慢慢成长。和之前的其他人一起建立的家已被海啸给卷袭。就目前为止,这次的灾难是最快被解决的。我们继续努力地存活着。

在南部海湾群岛很容易迷路。有太多弯弯曲曲的路和导航地标。但很庆幸的是船长很清楚她/他是谁,在做什么。如果我只能听天由命,那我会选择一种以前从未试过的方式。

另一件事就是我爱我的世界:这里多山。这里有全球最大的蓝鲸、贝克山、奥林匹克山脉,沐浴在阳光下,被藤曼和积雪紧紧包裹,直插云天的巨岩。你可以在阳光下,阴云下看它们,也可以观察到海上云气如何成雾。

 

第 22 段(可获 2 积分)

在一大堆的疑问如同滚滚的乌云向我压来的时候,我会觉得上帝之类的神灵根本就不存在,或是他们已经被我们的烦恼阴云给遮蔽了。但除此之外的日子,我从不质疑他们的存在。

我觉得这是很好的课堂。不管怎样,它教会了我希望和信任,是她将我推入荒野中,推向人生未知的旅途和风景。是她使我知道我身体每部分的意义和故事,知道是体表下的盐质血液将氧气和营养物质运输到每个细胞中。那刻,我想躺下,亲吻大地,感谢她赋予我的一切。

也是她使我理解了内心深处的自己,每个人都有光辉,伟大的一面,尽管会有阴云遮挡,尽管有时自己也怀疑,但它们始终真实存在着。

第 23 段(可获 2 积分)

***

娱乐的原始艺术的——Briana Finegan。

CanaChristine Schrum是加拿大Victoria的一位作家。她在 Atlantic, McSweeney’s Internet Tendency, The Writer以及Art Business News等杂志皆有文章出版。同时,她的诗集也在A Verse Map of Vancouver, River of Earth and Sky中的he Twenty-First Century, Sulphur III, and Quills Canadian Poetry出现。她的个人资料可以在 christineschrum.com网和推特网搜索到。欲了解更多咨询,可以点击http://therumpus.net/author/christine-schrum,加上@Schrumza

第 24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

雨天
这篇文章的图片很有问题,都只显示一部分,难道图片是以切片的形式保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