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三十而立之年时,马友友便被广泛地认可为世界最优秀的古典大提琴手,无论是在舞台上还是在音乐工作室里。接下来的日子里,他不断扩展他的音乐事业——蓝草(bluegrass),探戈(tango),爵士(jazz)等其他音乐风格和与制片人、艺术家、设计师合作的项目。2000年,是马友友组建了丝绸之路合奏团,向人们展现了来自世界各地的作曲家与演奏家。陌生人之音(The Music of Strangers)是一部关于丝绸之路合奏团的纪录片,将于本月发行。

《哈佛商业评论》(HBR):这样跨文化、跨学科的合作,成功的关键是什么呢?

马:两个词:自我意识管理。我们很容易陷入“在我的世界里”或者“这是我的看法”的待物模式,然而我们必须将想法转换到不同的时间点和结构上。假设你只有九岁,并突然接触一个新的环境,是的,你会做出一些比较,但你的想法就像海绵,而不是审判的。我们应该海纳百川而不是不断地质疑、批判。我必须说:“两种想法同时存在是可能的。如果你和我想得不一样,我会从你的立场出发,了解你的观点的成功之处,而你也将从我方考虑。”当我们成功做到了这点,我们的心胸将会更加开阔。这样我们可以了解两种解决问题的途径,还会发现允许两种真理同时存在的,第三种途径。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你是如何挑选合作者的?

首先,我关注一个人的慷慨;其次,我们应有着对彼此的尊重、钦佩。你可能可以很好地完成一件事,但如果你没有慧根,如果我甚至不享受与你一起共度晚餐,那么我就不会选择你。丝绸之路合奏团的组成是没有经过试听面试的,这也是我喜爱它的理由。当第一次聚在一起的时候,我们号召音乐家在坦格尔伍德音乐节上做七到十天的演出音乐会。我们没有钱来赞助演出,所以到场的人都愿意为我们贡献他的时间,并且具有冒险精神——准备去冒风险的。他们之中的大多数仍是我们的成员。这样的音乐会便是对具有某种特定品质的人的预选。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为什么你要冒这么多的风险呢?

我不确定我做的事情,对于一个音乐家来说,是不是不寻常的。成立了仅有一人的管弦乐团的即席演奏者鲍比·麦克菲林( Bobby McFerrin)曾经问我,“你正在做的事情有那么有趣吗?”这个问题的内在是一个假设,即你可能做了很多无趣的事情。所有伟大的音乐都是成功创作的结果。你总是追逐你认为有价值的事情。这是有风险的,但你不畏惧它,并欢迎它的到来。成为一个音乐家重要的部分是你要表达你的经历。如果你刻意地限制你的经历,你对经历的表达必将受到限制。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为什么你选择在哈佛,而不是去音乐学院学习呢?

我算是都有在这两个地方学,因为我从高中毕业得早,在茱莉亚学院和哥伦比亚大学呆过一阵。但我还需要在一个地方得到成长。我知道要出去闯荡,我还太年轻了。我知道我所知的还很少。谈到知识和伙伴方面的收获,在哈佛的四年算是对我影响最大。我接触到了许多领域的知识,认识了许多和我一样对自己从事的事业一样热爱的同龄人。考古学和人类学是我最喜欢的学科。它们帮助我了解我许多我在旅游时体验到的文化,并能结合大背景了解这些文化。同时,我还学习了学科知识。作为音乐家,直觉或许可以为你带来许多迅速的结论,但通过检验后你会发现它们不够科学。经过学习之后,你总是尝试着同时运用左右脑。我离开大学的时候想,“我只了解很少关于弹奏乐器的知识。”所以我有着学习知识的渴望和好奇心,并且我仍然这样觉得。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五岁的时候,你就上国家电视台了,你是怎么对待童年的名声呢?

得到关注是很棒的——但每时每刻都被所有人关注便不是如此了。当我和非常有才的年轻人谈天时,我告诉他们,“对于擅长的事情,你是想一直做下下去的,但过了一段时间后,这些都行不通了。七岁时你觉得特别的东西到了三十岁将不再特别。”当我还是孩子,人们说了一些话,而我宁愿他们没说过:“哇,你真是有天赋啊,是个天才。”这是很危险的,因为他淹没了你自己的决定。而我想决定我自己的人生。解决这问题的最佳办法就是有着健康的自信和自知去问自己,“什么事情我能做好,什么事情我做不好?”这样,你方能成为你人生的建筑师。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除了天赋外,你的成功是不是还需要很多训练?

良好的早期训练令我只需要很少的练习。我的爸爸给了我不可思议的基础训练。我可以在不看钢琴的情况下了解所弹乐曲的谱子。我亦知道如何把练习中遇到的问题仔细分成越来越小的部分,并通过努力在这些部分中进步,所以我可以系统地解决大多数技术性的问题并关心其他事情。众所周知,练习的方式有很多种。一种是仅仅听音乐,让它经过你的脑子。另一种是通过乐器,使得问题解决。第三种是一种触觉上的沉浸,沉浸于构造一个解决方式,那便是用最高效的方式,将音乐转化为身体空间里的身体的声音。用你的手指,手臂,身体引出你脑海中的想法。这种练习让人深深感到满足,它不是紧急训练,更像是音乐信息变成了知识和爱。而最后的成功,就是说出那句,“我真的爱这东西,并且我足够熟练精通向他人分享我对它的爱。"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你是如何准备好登台表演的呢?

随着年岁的增长,我采取了很多不同的方式。年轻的时候,当你找到了一种做事的方式,你便会尝试重复这种方式。但我们都知道,万物不总如意,如果你是一个旅行者,更是如此。所以想成功,就要欢迎意料之外的事物。你可能有了例行安排,并说:”我需要安静。“但当十件事发生的时候,你的安排就被打乱了。你是否感到惊慌,或者愤怒,并表现得很差?或者你是不是说了,”好吧,这是意料之外的,但我享受尝试新的处理方式?“

表演时,你会想什么?

你有一种责任,一,你得知道你的叙述手法是什么,并保证你在讲一个故事,而人们正在接受它,二,若有事物阻碍了你的叙述,你要解决其中的问题。这是最重要的事情,却也是最微小的片刻,你要让他们俩时常在你的脑里。最主要的目的就是做到让人难忘,如果第二天,观众问别人,”昨晚我们做了什么?“这就是彻底的失败。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几十年来,你巡回演出,发行了90张唱片,你是如何使自己的表演一直保持着高水准呢?又如何避免陷入精疲力尽?

通过不断更新目标来实现。在我二十多岁的时候,第一次去新的城市,国家,体验新的文化时是超乎想象地令人兴奋的。翁布里亚(Umbria), 科茨沃尔德丘陵地带(the Cotswolds)和拉普兰(Lapland)都是十分棒的。三十多岁时,我有了家庭和孩子。如果我非要离开家,原因不可能仅仅是想养家;养家的办法还有很多,除了这种67%的时间都要离开家的方式。所以你必须找到一个恰当的原因。在坦格尔伍德(Tanglewood)教书对我来说是个重大的重生。我四十几岁时,Bobby问我,“你所做的事情真的这么有趣吗?"之后,我想把这问题弄明白。作为一个移民,我开始想,“美国精神是什么?”于是我委托了很多作曲家作曲并制作了许多唱片。还去了喀拉哈里沙漠(Kalahari ),并制成了关布须曼人(Bushmen)的记录片。后来,我又从基础练起:巴赫组曲。用了几年的时间和六个制片人,艺术家一起工作,其间,我和作曲家的友谊加深了,并且了解了不同的艺术形式。之后就有了丝绸之路乐团。我们乐团始于罗德岛设计学校和哈佛的住宅区,现在我们已经成长了,并清楚我们乐团的价值所在。现在,我六十了,主要关注文化的企业精神。六十岁最大的好处就是任何时候你都不需要讲道理,人们说,“嗯哼,没事。”但如果你说了有一点道理的话,人们就说,“哇,太不可思议了。”你会变得更无所畏惧。只要我说,所有的文化知名人士应该考虑社会的影响,我便可以脱身而出。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站在丝绸之路合奏团这个宏观层面上,或者更宏观一些,就音乐界而言,你认为自己是一个领军人物吗?

我只把自己看作一个普通人,努力扮演好自己的角色。我很高兴与人分享自己的所得,与人共事,并且成为音乐,科学,人文学科,技术等学科活动的一部分,正是它们利用伟大的想法和发明来解决棘手的社会问题。然而我并不认为自己是一个领军者。我不喜欢发表这种声明。

你因自己阳光,积极的态度被众多人熟知。这是你天生的性格,还是后天养成的?

可能有一点点是天生的吧,但是乐观主义一定是一个选择,因为仅仅读份报纸你都容易变得消极,愤世嫉俗。每当我开始某段旅途时,把我的妻子和年幼的孩子留在家使我从内心深处感到难过。然而要么你便一直停留在那个状态,要么你去寻找事情积极的一面。你会越来越感觉到内疚,但是我努力不去想它,而是去接受并对每一个促使这件事发生的人心存感激。

第 9 段(可获 2 积分)

作为一个几十年来一直在旅游的人,你对我们的读者有旅行提示要说吗?

对你无法控制的事情,不要担心。当不可避免的延误发生时,当可怕的事情发生时,选择中立态度,走高的那条路。另外一条路从来没有好处。要一直在行走,并总是随身携带你所需要的一切。

这篇文章的一个版本发表在2016年6月发行(p.120)的《哈佛商业评论》上。

第 10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