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寨卡病毒逐渐登上了所有的头条,因为它已经开始感染美国人了,疾病预防控制中心最新估计,这些人中包括300个孕妇,并且随着不利的夏季开始,寨卡病毒可能会感染美国蚊虫。

    但在美国之外,另一种由蚊子传播的疾病更是吸引了世界的目光,未来它可能会比寨卡病毒更流行更多的影响世界。这种疾病叫黄热病,爆发的源头是安哥拉,推动它到全球各地的力量是中国在发展中世界的投资。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二月,安哥拉军方在安哥拉罗安达“30公里”市场给一个小孩注射黄热病疫苗。   摄影: EPA, JOOST DE RAEYMAEKER

    安哥拉疫情12月开始爆发,疫情严重,根据世界卫生组织的最新报道,有超过2400例感染,死亡298例。疫情中心起初是在首都罗安达,现在已经扩展到安哥拉的西半部。疫情在其他地方也有零星发生,有42例在邻国刚果民主共和国,2例在肯尼亚,同时在肯尼亚和刚果民主共和国之间的乌干达也有不相关的疫情爆发。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但是,令一些研究人员感到震惊的是,中国发生了11例黄热病,安哥拉回来的工人或者家庭所在的地方没有黄热病,但有传播黄热病的蚊子。

   南非和新加坡的研究人员Sean Wasserman、Paul Anantharajah Tambyah和Poh Lian Lim在《国际传染病杂志》五月份网上发表的一篇论文中说, “亚洲有近二十亿人生活在埃及伊蚊出没的国家“。 “黄热病传染到这些未接种疫苗人群的可能性对人类健康构成了重大威胁,”他们写道。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图1 安哥拉疫区月度变化图( 2015年12月到2016年5月19日)

安哥拉地图显示黄热病月度传播情况。图片来自世界卫生组织。

黄热病是非洲西部持续存在的问题,那里的病毒在猴子和蚊子之间循环,也波及人类。黄热病首先在森林边缘的村庄里发生,当被感染的人携带病毒传给城市的蚊子时,城市里就接着发生了。(这和蚊子传播寨卡病毒、基孔肯雅病以及登革热的方式一样,贪吃的白昼饮食蚊虫在水池产下小如瓶盖的卵,除了在户外它们也会在室内攻击人们。)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疫苗可以预防黄热病,但只有70%的安哥拉人接种疫苗,这并不足以产生防止疫情发生的群体免疫力。

    这还远远不够,因为与埃及伊蚊传播的其它病(除了寨卡病毒的出生缺陷多数引起轻微疾病)不一样,黄热病会致死。有多达四分之一显示症状的人后续会出现肝肾功能衰竭、黄疸(黄热病因此取名)和出血,这其中有四分之一的受害者会死亡。

感染黄热病的德州小镇在熏蒸(1873年)。图片来自《北风照片档案》,阿拉米。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在亚洲,黄热病从未站稳过脚跟。可能因为人们缺乏对黄热病的了解,所以那11个感病的人回到中国并没有接种疫苗,尽管按中国的规定他们应该要接种疫苗。

    他们大概有很多公司,因为耕地和能源,安哥拉是中国在非洲最大的投资目标。根据南非的中国研究中心,2009年中国买了安哥拉几乎三分之一的原油。算上半永久的居民,加上不断换工作的临时建筑工人,非洲的中国侨民社区估计有20000人。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因为在大陆同样一种蚊子躲藏在新加坡,在那里,Tambyah和 Lim为对抗登革热持续战斗,研究人员表明,仅仅一个血液携带黄热病病毒的不明旅客就可以引发传播链条。这可能会引发《经济学家》在本月早些时候的一篇社论中警告的情况,那将是“一场可以避免的悲剧“,那会是像2005抵达印度后的基孔肯雅或今年在美洲的寨卡病毒一样爆发的流行病。

    新论文的作者说:“目前安哥拉黄热病爆发,这里有一个住着非免疫外国公民的大社区,再加上大量的空气转移到亚洲有利传播的环境,这种情形在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中国越来越大的进口量说明了现在能意识到风险是多么地关键,这样才能采取适当的预防措施,使我们得以避免全球性的灾难。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我们最需要做的是接种疫苗。上星期一世界卫生大会暨世界卫生组织成员国年度会议开始。在开幕会议上,总干事陈冯富珍博士发布了她对疫苗接种不足的所谓的“严重警告”。(陈的任期截止于2017年6月,所以她可能感觉直截了当也很安全,虽然她没有点名警告。)

 

 

20世纪20年代,洛克菲勒的科学家在厄瓜多尔的圣地亚哥瓜亚基尔管理黄热病疫苗。

图片来自洛克菲勒基金会。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这个世界没能使优秀的预防措施发挥出全面战略优势。近十多年来,世界卫生组织一直在警告说,非洲的人口变化和土地利用方式为城市黄热病的爆发创造了理想环境,”她说,“为了保护生活在疫区国家的人,我们应该而且必须更广泛地使用黄热病疫苗。”

    正如 Kai Kupferschmidt 在《科学》上报道的,因为安哥拉疫情爆发,世界范围的黄热病疫苗都供应不足。只有俄罗斯、巴西、法国和塞内加尔的四家工厂制造疫苗,而且其中一个即将关闭。但是在五月份的时候,世界卫生组织急救委员会拒绝将黄热病列为“ 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 ”  。正如两周前全球卫生法学学者 Lucey 和 Lawrence Gostin在 《美国医学会杂志》上写的,此举本可以增加机构与疫苗制造商谈判的砝码。(根据这一决定,委员会建议对疫苗剂量进行“快速评估”,以使更多的人得到保护。)

第 9 段(可获 2 积分)

    但这可能还不够。《经济学人》在社论中计算了疫苗:

    “一些专家认为,一旦黄热病来到亚洲,就会有超过1亿生活在大城市、联系密切的人需要接种疫苗。即使每个需要的人只接种五分之一的剂量(一个成年人免疫所需的剂量),也将迅速耗尽世界上的疫苗供应量。从长远来看,如果黄热病在亚洲站稳脚跟,那么会有超过10亿人可能处于危险之中…

    这个世界已经没能做到有效阻止非洲的黄热病,这给数百万人的生命造成了威胁。”

 

 

第 10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

可可
翻译过程中图片也要放到译文区哦~ 在翻译工作界面点击一下左边原文里图片就可以复制到右边译文区了:)
喵喵
The prospect of a yellow fever introduction into this unvaccinated population. 这句翻译成”黄热病传染到这些未接种疫苗人群的可能性“ 会不会好一些,prospect ( the possibility that something will happen in the future) 在这里翻译成前景感觉不太好,前景一般用来形容好的有希望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