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水果皇后”很难在美国找到。要明白为什么,你需要明白这种水果如何让杂货店削减。

这种热带的很难找到的水果——山竹的味道,被描述成是一种混合了荔枝、梨子、草莓和菠萝的美味。

(彭博社摄影,经盖蒂图片社)

如果你没有品尝过山竹,那么你就没有尝到过最绝妙的热带水果。这不是一己之见,追溯到几个世纪前这就是农民、探险者和皇室的共识了。

欧洲殖民者在东南亚偶然发现了这种小小的紫色果实,他们发现它是荔枝、梨子、草莓、菠萝味道的美味混合。这种水果迅速得宠,以致于在1890年有人开始散步谣言,称维多利亚女王将会授予骑士身份给任何一个带给她山竹的人。不论是真是假,这足够为山竹赢得那被广泛接受的名号“水果皇后”。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山竹有一段相当著名的历史,大多数美国人从未听说过。这是怎么回事呢?你可能认为21世纪那些伟大的发明——航空运输、工业化肥、气候控制——是将这种热带水果带往全球的关键。然而,你可能不仅错了,还可能涉入水果物流的复杂世界,一个将山竹说成对我们来讲尽可能多的地方。

2006年,《纽约时报》报道了在美国,以及在这种水果原产地热带暖水带以外的任何地方种植山竹的艰难过程。文章的作者大卫.卡普,对话伊恩.克朗,他那时候是美国具有引领性的山竹种植者(因为他是美国唯一的山竹种植者)。当时,克朗的全景水果公司,在波多黎各收获了第一批接近于200磅的山竹售卖于美国市场,并且从那时起成倍地增长。他就是那个人,最终实现了将新鲜山竹带到北美的长期以来的梦想,卡普写到。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我完全不知道那个梦持续多久了。事实上,直到大约三年前,我都还没听说过山竹。(像任何人一样,我最初以为它是芒果的近亲,只是有一个稍微不同的名字,因为一些类似埃利斯岛的原因所以没有人记得)。直到我开始翻期刊和戴维的日记,他是一个在19至20世纪为美国农业部工作的的食物探索者,然后我就意识到山竹一点都不像芒果。它很小,约一个拳头大,有着深紫色和革质的外果皮,里面大约有六到八个的白色的黏黏的楔形物。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作为他在美国农业局工作的一部分,当时美国具有自身的一些原生作物,但又希望找到新的品种带回国,于是Fairchild前往几十个国家。期间他正式将鳄梨,油桃、红枣、开心果、埃及棉以及他所称的他最喜欢的水果——山竹引进了美国。

“它的肉跟青梅李子有点像,但味道是难以描述的美味,“1896年,Fairchild在在爪哇的印度洋岛屿遇到山竹后写道,“当然,我迫不及待地想看到这种水果出现在美国市场上,但这有许多困难要克服。”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这些“困难”变成了一个至高无上的轻描淡写。要理解为什么,你首先要弄明白为什么我们吃我们种的水果。成千上万的,甚至上百万在地球上的可食用的植物,为什么我们的超市只有相同的那几种,像苹果,桔子和香蕉?

有个简短的回答是,水果,就像人一样,有个人简历。他们必须是可靠地生长。他们必须很快就能收割。他们必须快速地成熟然后运输,这样才不会烂掉太多。在发霉之前,他们需要持续几天待在厨房或冰箱里。现代超市里的每一个水果和蔬菜都要符合这个标准。水果如草莓、柠檬、菠萝是那幸运的百分之一,它们拥有很好的血统,还孕育有使自身在生产过程的危险中存活下来的能力。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然而,山竹几乎没有这些属性。它的树可以花十年才能开始长出果实,它的果实经不起一点低温,即使在当时,其产量也不确定。山竹果是非跃变型果实,这意味着在他们被挑选摘下之后,他们再也不会成熟。这就使得从这个易受伤的果实离开果树的那一刻起,它就开始降解。

图片来自 FLORILEGIUS, SSPL, 盖蒂图片社

山竹,即插图所示,在十九世纪的百科全书的排第66号的热带水果,它的样子一点都不像芒果。这种小小的紫色水果的属性使它几乎不可能运到西方超市出售。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即使你能解决如何平衡山竹种植、收获、运输方式的问题,并且有合适的天气相配合,但还是有很大的问题需要解决,如山竹是否携带有害生物入侵。事实证明,答案是肯定的,特别是从东南亚进口的时候。美国农业部要求所有进口到美国的山竹果,为了保证安全通常都要在亚洲的超市辐射消灭昆虫,但许多人认为这个过程会影响口感。一个普通的味道会阻止人提高价格,来使种植培养它有意义,但如果价格太高,很多人不会买它。即使人们这样做,实际上的水果里面的果肉也不多,只是一些楔形物(一些还带有麻子)。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让我们回到2006年,《纽约时报》的那篇文章设想山竹入侵性的激增。故事中的农民伊恩.克朗,增加他的农作物,卖给主厨和饭店,并且开始赚钱种植山竹。

上个星期我给克朗打电话问事情发展。“进展顺利除了一个警告——天气,”克朗说到。多年来波多黎各的大雨拖延了他的进步,但他已经取得进展,尽管进步目前受到波多黎各负债沉重的经济的威胁。山竹产量从2006年的200磅增加到他期待在今年夏天收获的预料的五至十吨。克朗出售山竹给全食超市,在它的波士顿的商店陈列着这种水果,并且如果有剩余,还会在加利福尼亚和德克萨斯摆出。“每次我将它们带进商店,都因为价值新奇而很快卖完。”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这个市场的成功不可藐视。但它的确不够成为人们可以想象到的一种全球化现象,是否一个多元且资金雄厚的水果公司,例如奇基塔或者纯果乐,可以将山竹果提拔到与香蕉、番石榴、木瓜同列的热带水果大联盟。

从2006年到现在,克朗通过增加他现在种植的近30种热带水果来扩展他的供应物(同时分散他的损失),这些水果包括榴莲、红毛丹果、菠萝蜜,它们都培育良好,但是因为和山竹相似的原因而在小种类中苦苦挣扎。64岁的克朗,似乎将培育热带水果视为一个充满热情的顺带可以赚点钱的项目,而不是一个赚取数百万的有利可图的路径。在我们挂断电话之前,他邀请我这个夏天去波多黎各品尝刚从树上摘下来的山竹——这种扇形果实在世界上的稀有供应。“我的山竹是你在48度以下能找到的唯一未经辐照的,”他自豪地说。然后他停顿了一下,“我一直认为这是一种很棒的搭讪。”

丹尼尔.斯通是国家地理杂志的特约撰稿人。他的书《装满柠檬的手提箱:食品探险家David Fairchild历险记》,将于2017年由伯克利/NAL(企鹅)出版。

第 9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

喵喵
超喜欢吃山竹
ypddw
典型吃货 :smile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