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AltspaceVR公司

视频会议是尴尬的。因为你无法进行眼神交流。为了能够看到屏幕,你总得想办法让你的脑袋保持一种不自然的一动不动的姿势。而那个能在正中间看到你面容的小盒子同时也在提醒着你——你衰老得有多快。

但是在职场中的乌托邦主义者看来,不久之后你就不需要依赖于视频会议了。微软,魔法飞跃(美国的一家增强现实的公司名称),脸书和其他一大堆公司都正在研发可供脸部穿戴的电脑,这种电脑很有可能会使今天的二维电脑消逝直到最后成为博物馆里“过去的办公室”展厅里的展品。

你不再需要挤交通来上班,而是将进入混合虚拟现实的空间,通过3D头像来与同行们合作交流。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我的梦想是,我们通过各种设备以任何方式来回顾过去我爸爸花数小时上下班的时候,正如我们回想在医院的床上抽烟一样”,作为斯坦福大学虚拟互动实验室的创始人,Jeremy Bailenson 这么说道。

在这个未来理想的领域,你将会通过看起来、听起来、动起来与你自己无异甚至更完美的数码角色来进行沟通交流。腿部不安综合征或者休息时面无表情的死人脸?用算法将它们通通过滤掉!当你在虚拟现实领域中,就让我们为“你”穿上一件更得体的衬衫。

可能日后的虚拟工作会让每个人放弃去做分散精力、浪费时间的自我表现。反之,在现实生活中下午2点,穿着粘有冰淇淋的睡衣的你,将会展现出完美的专业性。只要你的虚拟替身被设计妥当,实际上你就可以专注于你自己的工作了。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跨越鸿沟

这样的版本已经存在。一周之前,菲利普·发布了高保真的沙箱版本,一个不同于罗斯戴尔在2003年建立的”第二人生“的虚拟现实世界。就在同一天,AltspaceVR公司,一个由谷歌风险投资公司支持的初创企业,针对自己的虚拟现实的会议发布了一种Slack插件——称为“VR call”。(想想Giphy 的虚拟现实版——只能打字或者虚拟通话)。

对于那些已经熟练操作社交网站的人来说,一旦职员们购买了耳机,虚拟会议看上去不会像是一个巨大的突破。但是世上的卢德派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来热衷于这个想法。不过,一旦他们发现因为离开办公室就像退出登录那样简单,所以为他们节约了多少时间来,比如说,接孩子或是去体育馆的时候他们就会醒悟。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更多对VR害怕的工作者可能会选择和AltspaceVR一样的产品,它的虚拟影像控制清除了“恐怖谷“给人带来的感觉。AltspaceVR的虚拟影像谨慎地说是卡通的化身,它让我想起了2015年Pixard的电影《头脑特工队》。它拥有90种专门为这部电影定制的容貌,比如皮肤和眼睛的颜色,所以观众会感到他们置身于VR中一样。但是这些虚拟影像看起来更像不断摇晃的机器人而不是人,以至于因为拙劣的虚拟现实让人们想关掉他。

AltspaceVR的CEO Eric Romo 说:“在VR每个细节都会帮助你增加你的经验值。但是你把什么错误的东西加入到你的脑中,你可能只会关注哪个是错的。”该公司已经通过3轮融资筹到15.7百万美元。

从另一方面,High Fidelity的虚拟影像也已经跳到了这个谷中。该公司用了91个摄像机(总价值:10万美元)来拍摄两个穿着内衣的模特来精确塑造模型并将他们的VR复制品进行排组。Rosedale 说:“我们想要创造一个相片般逼真的人物就像在虚拟的镜子里看到的一样。如果虚拟影像看起来更像真人,那么它将会更吸引人。”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他可能没那么疯狂地就是这么认为地。Bailenson说不断涌现的大量的实例暗示了不远的将来,VR将会 实现照片般真实的影像。这种版本会让在VR里出现的人和现实的人们没有多大差别。

皮肤的舒适性

通过很多方式来让更完美的数字矫正能够让人不断地感到舒服的感觉。你可能会记得当你第一次上传你的个人照片的尴尬情况。根据Techinfographics的报告,每24小时就有超过1百万的自拍照上传。在Instagram的#selfie(自拍)搜索结果里就有超过289百万的结果。Photoshop和整形外科曾经只有名人和有钱人能拥有,现在已经成为大众产品。时尚杂志和卡戴珊姐妹综艺节目已经可以用矢量图形,过滤器,图像处理app比如Perfect365 和 FaceTune quotidian来制作。如果你不人工处理你的照片,你可能还在选择你改上传什么照片(从你的角度来说最好的一张)以及哪些照片改删除(比如一张在美国海关与边境保护局机器上拍的照片,那是你刚下了从西班牙飞了15小时到达美国的飞机)。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Perfect365(一款图像处理app)

Bailenson说:“即使无源滤波也表示了人们实际上不喜欢展现出他们实际看起来怎么样。”

从另一方面讲,假如这个媒介可以允许进行自我调整,很多人会愿意建立自己自拍的文档。从Snapchat自拍到Instagram照片滤镜再到linkedin,所以很多人其实都在将自己虚拟化。把这个过程变成全方位领域就像一个自然逐步发展一样。就像现在的工作人员对VR穿戴产品感到舒适,被恐怖谷创造的缺口可能开始要关闭了。虚拟工作也将变成和真正意义的工作一样。沟通也将变得简单到不再用使用头戴产品。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