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我在墨西哥留学回来已经有些日子了,某天我问我爸,“我可以用lavadora吗?”

"什么?“ 我爸不会说西班牙语,我当然知道。我其实也不是真正的会说西班牙语,在墨西哥的六个月里,我甚至没有真正的进行过一次谈话。那为什么当我想洗衣服的时候,我脑袋里唯一蹦出的词是西班牙语呢?

“你懂的,那个洗衣服的机器?” 我到底怎么了?我怎么可以忘记英语啊?我原以为我英语很棒的!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你指的是洗衣机吗?“

“是这样的!“我说,松了一口气,意识到这个我已经知道并使用了20多年的名词。第一次发生这种情况,这一时的失语吓了我一跳。但是距离这段谈话已经近10年了——那时我搬回墨西哥城读研,然后成了一名记者——我已经习惯使用西班牙语了。每天都会有想不起一些英语单词的情况。我现在能很流利地讲西班牙语,我很自豪。但因为说第二语言的缘故,某种程度上使我对我的母语反而不太流利了?

Judith Kroll也这样认为。她是宾夕法尼亚州立大学一名研究双语和其认知影响的心理学家。“两种语言有时会有聚焦点,但经常是相互抵触的,”这个周末在华盛顿召开的美国协会科学会议上发表的演讲时她说。当我说西班牙语的时候,认知转换起来并不轻松。每次我说一句话或构建一个句子的时候我的大脑需要积极选择西班牙语。即使每天日复一日的讲西班牙语,我也常常有这种感觉。很累,切换到英语可以让我轻松一点。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但当我这样做的时候,我的大脑说想的事情仍然都一样,克罗尔说。只是现在我选择的是英语而不是西班牙语。西班牙总是萦绕在我的脑海里,逼着我要额外花费一些力气找到对等的英语单词,即使我已经认识这单词比认识相同意思的西班牙单词的时间更长。“特别是在身临其境的环境中,更难用掌握的母语表达,”克罗尔说。“你可能会有一个很恐慌的时刻。”

但是,如果你真的想学习第二语言,你不能回避恐慌。你应该融入它。“母语在第二语言学习过程中可能会受到冲击,”克罗尔说。“但这对学习规范语言来说可能是一个关键的过程。”她自己的研究室的初步结果表明,“那些可以更好地承受母语冲击和早期语言磨合痛苦的学习者,之后可能会很顺利地学习第二语言,”她说。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此外,决定你说话的措辞,实际上就像是大脑的举重。当我选择“washing machine”,而不是“lavadora”,或者相反时,我的大脑会变得更强一点。克罗尔认为,正是因为掌握双语的人面对这种持续的认知挑战,他们才会在执行力、筛选有用的信息和做出决策方面有显著的提升。(其他研究人员怀疑双语对执行力的影响,他们引用了小样本和无法实现许多积极的结果的例子。你可以在这里here阅读更多关于这场辩论的信息。)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当然,任何掌握双语的人都会告诉你,有时他们不因作出选择而困扰。当我跟其他人讲英语和西班牙语时,我经常把语言混在一起,比如会说,“Quieres un toast?”和“I wanted to aprovechar the holiday and viajar un poco.“如果我想充分地得到说两种语言对认知的好处,我是否应该停止把两张语言的混合,并在张嘴时,迫使我的大脑做体操运动?一句话:不。“早在20世纪80年代,人们就断言,语言的混合是病态的,“克罗尔说道。“这其实是双语经验正常、典型的一部分。”此外,这不是说我的大脑懈怠了。我仍会在语言中斟酌使用词语,只是不会每次都做出相同的选择。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从我来到墨西哥之后,我的英语很明显地影响着我的西班牙语——不论是我的口音,我的词汇,还是尴尬地用错假同源词的经历。但当我可以正确地使用lavadora一词的时刻,西班牙语的学习也迅速重塑了我说英语的方式。在一个大脑里,我没有两个单独运作的单语的理智。我有的是一个双语的大脑。混乱吗?是的。困惑?有时。强大认知能力?希望是如此。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