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今年早些时候,医院并未引进机器人

强生公司尝试(关键词:尝试)把一个能够使病人轻松入睡,过程就像做结肠镜检查一样简单的机器人销售给医院。谁不喜欢这样一个机器呢?当然这样一来,麻醉师的工作就受到了威胁。专业人士极力反对这个设备并质疑其安全性。尽管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经批准了这个设备,但医院还是很慎重。在三月份的时候,强生公司逐渐下架他们的麻醉师机器人了。

但是机器人的到来——不仅仅是为医生的工作而来。制造者们意识到要让医院使用机器人就不能让机器人脱离医生——让他们觉得机器人像钢铁侠一样会独立工作。坐在控制室的外科医生控制这有昆虫一样手臂的机器人来做微创手术,这样一来,外科达芬奇系统(一种机器人辅助系统)很快变得很受青睐。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一些重复动作会让手术延长16个小时,机器人能自动执行重复性的任务。外科整形医生已经用这种自动化技术来协助碎骨手术。儿童国家医疗中心和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的外科医生和研究者今日发布了一款新装置,该装置能够自动完成软组织手术。在这一概念中,这个医学团队用该装置将猪大肠的两端缝合在了一起。

根据《Science Translational Medicine.》上发表的论文表示:智能组织缝合机器人缝合组织的均匀性和一致性都比一个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要好得多。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医疗机器人自动化与学习中心主任肯·戈德堡说:这个机器人是一个非常棒的作品,我们设法进一步提高他的性能。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但在这种情况下,STAR机器人依然要依靠外科医生,医生要做一个切口,取出肠道,并将肠道排好然后开启自动缝合算法。彼得·金是STAR机器人团队中的一个小儿外科医生,他说:当你开车的时候会运用导航系统,同样的逻辑系统也会运用到外科手术技术中。正如。汽车有许多的自动功能——侧方位停车、变更车道——通过编程语言命令来使STAR机器人进行手术,像切和灼烧消毒,彼得·金说:他们计划让机器人做一个全称监控下的阑尾切除手术。但是这并不像谷歌自动汽车一样连一个方向盘都没有,因为一个没有人类监控的外科手术机器人是无人关注的。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彼得·金说:如果STAR机器人背后的技术能使它运用到医院中,则它很可能会被整合到其他现有平台上。例如,将该自动化技术安装在达芬奇系统中,那就意味着医生能够实现最终控制。这是很有意义的,因为STAR机器人背后真正先进的是软件技术而不是硬件装备。这机械臂是来自德国库卡公司,该公司制造能在工业上使用的各种尺寸得机械臂。真正让STAR机器人与众不同的是:机器人能看到3D软组织褶皱的内部情况,只需要一个3D光场相机——在概念上类似Lytro相机——来寻找注射到组织中的荧光标记物。W. Douglas Boyd是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的卫生系统中专门从事机器人协助心脏手术研究的,他说:文章最关键的一点就是智能成像技术,这也将是自动化系统中研究成果的一次巨大飞跃。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依照这个理论,安装一个相机或者在现有平台上接入软件端口应该不是很难。因此有人想试试吗?丹尼斯·福勒说“绝对地,是的,是的,是的”,丹尼斯·福勒是泰坦医院担任执行副总裁,该医院研发了一种能和达芬奇系统抗衡的外科手术系统。

但技术能力并不是外科医生接受该机器人的唯一障碍。Mazor机器人研发公司开发了一款机器人系统,该系统可以识别外壳手术在何处应该将将骨螺钉插入脊柱中。他们的机器也可以很容易地完成螺孔。但Mazor发现外科医生更喜欢自己亲自去钻螺孔。Mazor首席执行官克里斯托弗·普伦蒂斯说:"我们采用技术来完成钻螺孔,而他们要自己一点一点的亲自去做,让机器人运用到手术中关键是增加其价值,并且我相信机器人的价值是递增的,这不是某一个人能干涉的。”这也是约翰逊和机器人错误的原因。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和汽车一样。现在没有人能卖给你一辆全自动化汽车。但是我们的汽车已经越来越自动化了,首先是导航系统、智能变道和停车辅助系统越来越自动化。你将会被麻痹,进而相信机器人司机和机器人外科医生也越来越自动化。但是这种麻痹感会逐渐增加。你不不能把汽车和机器人给弄颠倒了。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