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已翻译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谷歌获得了陪审团的裁决,扼杀了甲骨文公司索赔的搜索巨头的Android手机业务的90亿美元,并给那些不受许可证限制编写跨平台应用的程序员带来安慰。

Oracle争辩说,Google需要一个许可证来使用其Java编程语言开发Android,该操作系统占据了世界上80%的移动设备。星期四陪审团在旧金山联邦法院上拒绝了这个论点,并根据版权法认为Google对该代码的使用符合“合理使用”。

在一个跨越近六年的案件中,甲骨文开始了处于优势的第二次上诉,法官解释说,已经确定,谷歌已经侵犯了甲骨文的版权。 甲骨文计划对判决提出上诉,而法律专家则表示推翻判决将是困难的。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判决应该向软件公司保证,他们创建通用的,可互操作的软件的方法不会使他们陷入法律危险。 相反,它将促进编写用于在广泛使用的软件之间传递信息的系统的重新实现的实践。

数以万计的软件开发人员使用应用程序编程接口 - 快捷方式,允许开发人员编写程序,跨软件平台工作,这是诉讼的核心 - 将庆祝这个结果,IDC的分析师Al Hilwa说 。 他说Google的胜利使他们摆脱了从游戏到企业应用程序的一切关键问题。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松了一口气”

“很多人都松了一口气,“他说。

联邦上诉法院2014年的裁决是,Java API仍然享有软件公司“寒蝉效应”的版权保护,因为很少公司有足够的资源来防御像谷歌那样有活力的公司,Tyler Ochoa说,他是 圣克拉拉大学法学院教授,自从此案2010年被提出以来,就密切关注这个案子。

不过,“裁决应该鼓励那些公平竞争的公司,而且,如果起诉侵犯版权的话,他们最终将获胜。“他说。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谷歌依靠一些证人来向陪审员证明它只是借鉴了Java来创新,而不是单单复制代码,证人包括其前任总裁,现在是谷歌母公司的执行董事长埃里克 施密特。在加入谷歌之前,施密特在太阳微系统公司的java开发和营销部门工作。甲骨文公司在2010年收购了太阳微系统公司,施密特在那一年参与了谷歌的的版权谈判,这激发了数据库制造者提起了侵权诉讼。

“自由开放”

施密特告诉陪审员:根据他多年开发Java的经验,他相信只要公司是以自己的代码为基础的,就算没有协商授权,谷歌也能允许使用APIs。太阳微系统公司提倡“自由开放”,而不只是销售或授权使用部分的Java系统。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甲骨文公司争取美国历史上最大的陪审团判决之一的原因在于,它声称谷歌已经从Android的30多亿次激活中获得了210亿美元的利润。 甲骨文要求赔偿损失88亿美元,加上其声称失去许可收入的4.75亿美元。

甲骨文说,它计划寻求审查美国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在华盛顿州的裁决,该法院在2014年裁决其有利。

Oracle总顾问Dorian Daley在一份声明中表示:“我们坚信Google通过非法复制核心Java技术来开发Android,以打入移动设备市场。 “Oracle提起这项诉讼,以制止Google的非法行为。 我们相信有很多理由提出上述“。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Ochoa 说谷歌依赖的是“自由市场”的论点。

Ochoa说到Google声称,使用Java代码的组织和标签开发Android是他们的权利,因为程序员已经熟悉他们。 谷歌的消息是,“Oracle不应该仅仅因为程序员花了时间学习Java就可以'拥有'他们”。

Ochoa是41位学者之一,他们同意谷歌的争议的代码不值得版权保护,并敦促美国最高法院审查案件。 去年的高等法院拒绝受理此案。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Android生态系统

谷歌在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说道:“今天的判决,Android公平地使用Java API代表了Android生态系统,对于Java编程社区,以及依靠开放和免费的编程语言构建创新的消费产品的软件开发人员的胜利”。

在陪审团中的八名女性和两名男性中,四人拒绝置评,其余人在星期四的判决后很快离开法庭。 该小组的女首席陪审员是一位律师,为加州纳帕县的县政府工作。

在2012年的第一次审判中,陪审员发现Google侵犯了Oracle的版权,但未能对是否依据法律原则的合理使用达成一致。 这为第二次审判奠定了基础,其中包括四年前的许多证人以及同一名法官William Alsup。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双方靠着强大的硅谷人物亮出了自己的论点。

十诫

Oracle联合首席执行官Safra Catz援引“十诫”来描述Google在法律上的行为。 Catz告诉陪审员,在2012年的成人礼上,Google总顾问Kent Walker告诉她:“你知道,Safra,Google是个真正特别的公司,旧的规则不适用于我们。

“我立刻说,'不可偷盗,'”卡茨作证时说。 “它久盛不衰”。

Google的证人表示,该公司不需要Java API的许可证来构建Android。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在对这些证人的反复询问中,甲骨文的律师发现关于Android的创建,他们的证词和电子邮件之间不一致。 这些消息表明,谷歌的高管和工程师们担心他们需要,但并没有得到一个Java许可证。

‘树敌’

Google联合创始人Larry Page面临一封2005年的内部电子邮件的质疑,该邮件提出了是否放弃使用Java for Android,或者继续使用,“可能一路上会树敌太多“。

Page回答:“很显然我们并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Ochoa和Michael Risch是宾夕法尼亚州维拉诺瓦大学法学院的法律教授,他们一直在关注这一案例,他说Oracle很难推翻陪审团裁决,因为上诉法院必须向陪审团作出此案在法律问题上是有缺陷的结论。

此案是美国甲骨文公司诉谷歌(Google Inc .),10 - cv - 03561,美国地方法院,加州北部地区(旧金山)。

第 9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