搬那度

此人很懒,啥都没写

所在地区 : 新加坡
加入时间 : 2017-01-07
最近登录 : 2018-06-11 下午 18:28
我的母语 : 英文
第一外语 : 中文 ( A2 级)
资格证书 : <无>

关注的频道

翻译 17 段
翻译 7 段
翻译 1 段
翻译 2 段
翻译 1 段
翻译 1 段
翻译 22 段

最新动态

搬那度 翻译了《感到内疚? 那可能是件好事》的第 1 段
3个月前
自责是最有激励价值的情绪。 | Archive Timothy McCarthy / Art Resource, NY. Caption: Cain After Having Killed His Brother Abel. Vida...
搬那度 提交了微译答案
5个月前
To innovate is to gain insight to a trend and harness its power quickly before others do. But as all things are produced from trends, innovation can also be achieved by embracing trends to access and penetrate the market.
搬那度 翻译了《C 语言已死(++)》的标题
5个月前
C 语言已死(++)
搬那度 翻译了《C 语言已死(++)》的第 1 段
5个月前
C 编程语言糟透了。我的意思是,它也很美妙——我们所住的世界,大部分是建立在C的基础上的。不管是在过去还是在现实生活中,C语言是几乎所有电脑编程的基础。正因如此,Xavier Niel 的革命性“42”学校的课程,首先就会让学生学习把...
搬那度 翻译了《C 语言已死(++)》的第 2 段
5个月前
原则上,随着软件进化并变得更成熟,安全漏洞理应变得越来越少见……但是用C/C++编写的软件却不是这样的。缓冲区溢出、迷途指针,一而再、再而三地导致毁灭性安全漏洞的出现,就像过去那么多年那样。 我们再也承担不起这些庞大的安全漏洞了。C早...
搬那度 翻译了《C 语言已死(++)》的第 3 段
5个月前
当然,如果你是软件开发者,你早就知道我要说什么了:我就是要赞美 Rust。事实上,Rust就是一个可行的Rust替代品。我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建议,人们应该开始用Rust而非C来编写新的低层次代码项目了。毕竟,安全漏洞的第一个规则,就是不...
搬那度 翻译了《C 语言已死(++)》的第 4 段
5个月前
我们总得做些什么。我们必须加强软件的基础。也就是说,操作系统、驱动程序、库、命令行工具、服务器等一切软件成分都要去修理一下了。虽然我们无法今天或者在接下来一年内把大部分修理工作做完,但是或许,十年后的今天,情况会有所好转。 可惜的是,...
搬那度 翻译了《C 语言已死(++)》的第 5 段
5个月前
当然,Rust不是什么灵丹妙药。改善软件的稳定性和安全性,还有许多其他有价值的方法,比如:形式验证、语言理论安全(Language-Theoretic Security,简称 Langsec)。但是,Rust是一个既合理又有价值的做法...
搬那度 吱了一声
5个月前
6
搬那度 提交了微译答案
5个月前
他像我一样看起来老了,不是因为岁数大了,而是因为经验多了——他为国效劳了20多年。 (《No Hero》中的原文:Like me, he looked older. Not from the years, but from the mileage. He gave more than twenty years of service to his country. )
搬那度 提交了微译答案
5个月前
他错过了任务,也知道没有了他,我们这次任务会很危险;他为此烦恼,心情无疑比他摔倒后的任何痛苦还要糟。
搬那度 吱了一声
5个月前
一日一吱,好静
搬那度 提交了微译答案
10个月前
我还是讨厌高处,于是我就像过去的许多场合那样,留在了自己的“三英尺世界”中,才得以继续前进。 (原句是不是少了个 staying 字?)
美国暗地里在卢旺达大屠杀中扮演的角色
搬那度 吱了一声
11个月前
吱吱为吱吱,不吱为不吱,是吱也
而且,每当我们遭到街上男人触摸、大声呼喝、骚扰、殴打、吐痰、威胁、甚至猥亵要求的时候,一定会有人告诉我们不要去理会他们。 实际上,我们并不能奢求无视性骚扰行为。我们之所以与这些人接触、对他们善良,是因为这样做才能保护到我们。 现在就是...
搬那度 吱了一声
12个月前
……
但是,我的身体不是这场斗争的战场,而我也绝对不愿意用我的自身安全来换取这场斗争的结束,因为就算真的交换,这场斗争还是会持续下去。 我宁愿每天晚上安全地回到家,也不愿在性骚扰迎面而来时负起结束男性权利感的责任,因为真相是,我的顺从不会导...
除了我自己的生命以外,我应该是什么事情都结束不了。 如果不继续服从,最可能的结果就是我会受到伤害。最可能的结果就是,一切都不会改变,除了一件事:我不会因为被性骚扰而感到厌烦,反而会积极地害怕,又或者,更糟的情况可能会发生,至于是什么情...
如果我们保持沉默,那些不骚扰女性、不把女性身体占为己有的男性,就可以顺其自然地保持沉默。 就在这一个晚上,对于这位自以为很了解女性、自认为会聆听女性说话的男人,我已经太过厌倦,再也忍无可忍了。 “不会。他绝对不会。他绝对不会消失,更不...
显示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