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n office building at night showing people working late | iStock/Kilhan

某调查中表明,有7%的人因为工作场所的压力被送进了医院。

Jeffrey Pfeffer ,来自斯坦福商学院的行为组织教授,对他近期的书充满了雄心壮志,他说“我想让这个在静寂春天里的工作场所变的健康”,“我们正在被工作绩效和个人成绩伤害着, 这是在警告我们需要停下来。已经造成了太多的伤害”

HarperBusiness于5月20号出版的书“死于薪水”,描述了一系列现代工作中的疾病是如何杀死人的— 从健康保险到长时间的心理影响及工作和家庭的冲突。

Pfeffer 参见了一次前沿采访。下文对内容的长度和清晰度进行了编辑。

我被Barry-Wehmiller的CEO,Robert Chapman的故事震惊了,站在1000位其他CEO面前说“你们是卫生保健危机的制造者”。

这是事实。他从三方面进行说明。第一点,卫生保健的花费,来自于慢性病,像糖尿病,心血管,心脏病,占据发达国家巨大比例的开销,特别是美国,这一点和世界经济论坛和其他来源报道的数据是一样的。你开始于这个前提:占据很大一部分的疾病,大于占75%,在美国来自于慢性疾病。

其次,有大量流行病学的文献表明,糖尿病、心血管疾病和代谢综合症——以及许多与健康有关的个人行为,如暴饮暴食、运动不足、吸毒和酗酒——都起因于压力。

第三,大量数据表明压力的最大来源是来自工作场所。所以这就是为何查普曼支持并发表声明说首席执行官是医疗危机的根源:你们是压力的来源,压力导致慢性疾病,慢性疾病是我们持续存在的巨额医疗费用中最主要的组成部分

这种联系是一直都存在吗,还是在工作环境中发生变化才让我们注意到了这点?

我认为刚才描述的联系是一直存在的,因为疾病的生理和病因并没有发生真正的改变。但我想说的是所有我遇到的证据里——这并不是完美的证据——我没有看到任何与工作场所普遍恶化的说法相悖的地方。

根据盖洛普的调查发现,人们工作投入度很低。根据爱德曼信任指数显示,人们对管理层的不信任程度很严重。根据会议委员会的说法,人们对工作的满意度很低,并且持续下降。零工经济在增长,经济不安全感在增长,工资增长总体上停滞不前。根据凯泽基金会的调查,与过去相比,雇主赞助的医疗保险覆盖的人更少了。而且,即使是那些被保险覆盖的人,也有很高比例的人说他们因为成本问题放弃了治疗和药物治疗。

我关注职场,看到压力、裁员、更长的工作时间、工作与家庭的冲突、对经济的强烈不安全感,看到职场已经变得极端非人道。

您提到西班牙IESE商学院的Nuria Chinchilla教授,她把这种现象描述为社会污染。这意味着什么?

她说,虽然环境污染确实存在,但真正麻烦的现实情况不止这一个,还有一个就是社会污染。公司要求员工的工作时长会导致婚姻破裂,加重抚养孩子的负担以及全面破坏对家庭生活,家庭是维持社会的重要源头。

你可以从我书中的这些故事看到这一点 :有位GE雇员永远在职场之路上,因此无法看一眼看自己的孩子们,直到最后他决定辞职。 所以她创造了“社会污染”这个词,我觉得非常贴切。

用人企业不仅要关心给自然环境带来什么,还要关心给社会环境带来什么。

您在书中直言不讳道: 关注企业的可持续发展却忽略了社会损失。

没有人或者说很少会站起来提议, “我们砍伐这片森林” 或者 “我们为了煤炭对山体进行开采,并没有让我们引以为豪.” 但3G资本将自豪地站起来说, “我们已经解雇了五分之一的雇员,让我们挺直自己的腰杆。“

我们容忍它,我们所决定的那些,与自然环境相关的行为是不允许的,这个观点我说了好多次了。你将不再被允许如你所愿地烧掉或随意丢弃东西,也不能如你所愿地把化学物质倾倒进水里, 用人企业已经接受了这点并大肆宣扬他们的环保诚意.

同时,这些用人企业正在做各种伤害他们雇员的事情。雇员们应该上报这种事情,我们应该停止忍受这种事情。

为什么这是正常的?

我这么推测一下,也许是因为我们觉得北极熊、树木以及自然环境没有自卫能力,却未见到其衰退、恶化。也许我们认为人类更年老脆弱,要为自己的幸福负责。

我谈论这本书时,很多人已经告诉过我如果有人不喜欢他工作的场所,他需要换一份工作,这一点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啊。

你说了一些换工作的障碍,其中一个便是个人的心理, 那个心理活动是什么呢?

有许多问题,我们不应忽视的一个简单原因就是纯粹的疲劳。找到工作本身就是一份工作,如果你因为职场压力身心俱疲,那么你就没有能力出去找另一份工作了。

我想提醒人们,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严重影响公司的业绩和人民的福祉。

Jeffrey Pfeffer

用人企业还会利用我们的自尊心, 他们说,“你有毛病吗? 你很逊吗? 我们是一个特殊的组织。我们正在改变世界,只有部分人才能执行这项任务。” 谁会承认自己很逊呢?

平级同事的行为,也会影响到我们,有人对我说: “我看周围的所有同事都在玩命工作,我凭什么觉得自己很特殊,不需要这么拼命?” 我们已经开始普及不可接受的事物了,这太可怕了。

有什么改变了环境污染吗?你很清楚瑜伽课和午睡室不会解决这个问题, 这种文化可能会有哪些改变?

我认为这不会发生, 人们不会允许公司创造一个污染空气和污水的世界,有什么改变环境污染了么?

在当前的政治环境中,我看不到职场的变化,也看不到推动放松管制的措施。另外基于我暗示过的原因,我认为人们不一定看得到、认识到或欣赏工作中正在发生的改变。他们认为自己做到这种程度是不可避免的,——每个人都必须工作很长时间而且很痛苦。.

你知道什么会改变这种情况吗?我就这件事和斯坦福校友进行了讨论,后来律师向我走来,可以通过诉讼改变这种情况。

基于什么理由呢?

用对烟草公司提起诉讼的类似方式,有些用人企业正在杀害他们的员工,人们已经受害了。 如果一定要我打赌如何改变这种情况,我觉得要起诉这些公司,律师胜诉赢得巨额诉讼奖励, 这样才能打开人性的枷锁。

如果你遇到高管,你能制定一个有竞争力的战略论点,而不是这样对待员工吗?

Of course.

Is that effective?

Depends on whether they have any sense.

There’s data on this — there shouldn’t need to be, but there is — that suggests that when people come to work sick, they’re not as productive. Companies have problems with presenteeism — people physically on the job but not really paying attention to what they are doing — with lost workdays from psychological stress and illness, with high health care costs. Seven percent of people in one survey were hospitalized — hospitalized! — because of workplace stress; 50% had missed time at work because of stress. People are quitting their jobs because of stress. The business costs are enormous.

Did you change your mind about anything when working on the book?

Yes, I changed my mind in the following way: It’s worse than I thought. And obviously these workforce things that cause ill health do not fall equally on the population. If you are less educated, you have more economic insecurity, the likelihood of receiving benefits is lower, your ability to control your work hours and your job are worse, and so health outcomes are worse. But I didn’t think it would be as bad for as many people.

我认为职场不应该成为美国第五的致死原因,还有顺便说一句,我和做人力资源工作的人们交谈时,他们说我们的数据肯定错了:实际数字还要高得多。

我想提醒人们,这是一个严重的问题,严重影响公司的业绩和人民的福祉。我们应该关心人们的身心健康,而不仅仅是利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