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档结构  
翻译进度:78%     翻译赏金:0 元 (?)    ¥ 我要打赏

Tom Goodwin Crunch Network 撰稿人

Tom Goodwin 是 Havas Media 的战略和创新部门的高级副总裁。

口袋里都装着智能手机的我们,可以轻易地嘲笑 Thomas Watson 的著名言论 “全球市场只有大约5台电脑。”  但是,如果他只有四台电脑,而不是四十亿呢?

本世纪初,我们生活在一个存储昂贵、连接慢速的年代。我们面临着两难的困境,又肩负着预测未来的重任:处理和存储能便宜到每个设备都能存储所有它处理过的信息,或者连接能变得强大且深入,所有的一切都能被远程存储。

第 1 段(可获 2 积分)

“未来世界”从那时开始已经有点苗头了。我们解决了什么是可以接受的——一个折中方案和基于云计算的存储。

今天当我们环顾四周,我们仍然能看到这场战斗正在进行——然而,是否有什么东西可以推翻并远离设备和云计算。智能手机显然还在变得更加复杂,改进的步伐也一直在加速,越来越多精细的软件内置及装置出现,例如由谷歌开发的设备上平台或实际的智能总外包,Cortana和Siri。

第 2 段(可获 2 积分)

实际上我们看到,诸如亚马逊 Echo 或者 谷歌主页 这些令人惊讶的简易设备正在大量扩散,它们其实只是麦克风、扬声器和产生低音的电子管,以及通往云端的连接功能。云端,是所有智能设备之所在,也是一切工作得以实现的地方。自动驾驶汽车能在本地做出所有决定吗?评估交通条件、确定最佳路线?或者只是将信息传送到后台的智能处理中心,然后得到反馈回来的指令?如果有了人形机器人,会出现同样的问题。

事实上,我们可能需要重新考虑电子的作用,开始考虑使用能一起协同工作的系统。我们在电话、软件、硬件的细小单元上不能花费太多思考,更多需要考虑的是依靠设备、程序和合作伙伴访问系统的方式。

第 3 段(可获 2 积分)

为了更好地了解这种转变,我们需要回头看看电子开发的四个阶段,每个过渡与上一个间隔了7-8年:模拟扩展,数字融合,数字优化和系统集成。

模拟扩展

二十世纪末,在媒体数字化之前,那时的电子设备与今天相比有很大不同。那时的媒体是完全的物理设备,和现在我们需要的也被命名为物理设备的可播放媒体完全不同。

在我的智能手机同时拥有iPOD的功能之前,我的iPOD可以代替三个音乐设备。

第 4 段(可获 2 积分)

1995年左右,我有1台电视、1个VHS播放器、1个随身听、1个便携CD机、1台无绳电话、1个台式电脑、1个CD机,1套音箱以及更多。 每个新年,都会有一些新技术和新的途径可供娱乐——1997年,是台迷你播放器,1998年是激光碟机,2000年是DVD播放器。这是电子设备的“巅峰时代”。那时候的唱片店,不得不同时售卖同一专辑的不同格式,凡此种种,不一而足。

数字融合

数字化改变了这一切;我们进入了一个物理媒体变得更简单的时代。我的iPod在被我由于有了智能手机而扔掉之前,替代了我的3台音乐设备,还有很多其他东西,不仅仅只是体量巨大的音乐收藏。

第 5 段(可获 2 积分)

老一辈可能会抱怨脱口而出的一代,或超过1000美元的智能手机,但是,拥有简洁的人生更有意义,无论对于我们,还是对于这个星球。人们现在可以玩电脑游戏、看电视并在全世界导航,没有必要拥有什么,更不用说“占有”什么东西了。曾放在我父母房子里,属于我的孤独星球指南集,则要归属成前数字化时代的、昂贵的、笨重的罕见遗产了。 

智能优化

智能手机在这个时代里,牢固地成为我们毫无疑问的全能个人设备,能够胜任从手表到游戏机、到手电筒的任何角色,而且那些不是智能手机的设备,突然间需要更令人信服的理由才能进入消费者的法眼,并且智能手机在我们还没有真正考虑改进的时候,就对很多事情的结果进行了优化。我们已经看到像谷歌的Chromecast 设备让电视变得更好用。我们已经看到,我们曾经忧虑的连接尺度能向我们播报天气、控制飞利浦 Hue 照明和Sonos Playbar。所有这些,都是产品完美满足当今消费者需求的绝佳案例。

第 6 段(可获 2 积分)

然而,我们仍然看到系统不完美。 我们仍然处理重复的事情。 我相信下一个消费电子产品将首先从人改变,到时候每个人必须想到他们住在这样一个世界 ——越来越多的设备作为系统中的节点。

个人数字系统

关于特斯拉和Echo最令人惊讶的事情之一是,他们扭转了已有的原则,物理的东西随着时间会退化。 多亏了软件,你现在可以醒来时发现一个更完善的产品而不是抛弃它。 这是一种新的思维方式。 产品由软件,硬件和合作伙伴共同设计的,现在公司通过实现这些产品的经验意识到,顾客要的是一个可访问的系统,而不是单个机器带给他们的喜悦。

第 7 段(可获 2 积分)

We need to think more in terms of commercial partnerships that large tech companies can make.

What makes mobile money work is retailers that embrace it. From smartwatches that open doors to airlines that accept mobile boarding passes, we need to think more in terms of commercial partnerships that large tech companies can make. We need to think of the device as being the physical entry token to a sort-of club membership, of ownership as access rather than as a singular tangible entity.

Device makers need to shift their entire way of thinking away from the physicality of devices to the creations of these clubs. The new questions for the future are not just what does the device do, but what does ownership allow, how can ownership feel like being part of a club? What unique experiences can I offer, not what unique functions have I engineered?

第 8 段(可获 2 积分)

Car makers need to think less in terms of vehicle performance and more in terms of the experience of ownership and being in the mobility sector, not the car-making world. Device owners need to be creating benefits for their system, from how their array of devices work together, to how they provide unique experiences, to how they interface with the world around us.

Our phones, smartwatches and tablets increasingly access points to the hub of our lives in the cloud — our interface between the real and virtual. They’re how we navigate, buy and make decisions in both realms. It’s now time for all in the industry to think of how these devices can not just become great products, but great gateways to an easier, faster and better life.

Featured Image: Aleks Melnik/Shutterstock

第 9 段(可获 2 积分)

文章评论